重症肌无合并重感冒

健康新知

bet356官方网站,胡某某,女,52岁

患者固重症肌无力住院半年,西药每日注射新斯的明二次,中药出入于八珍汤、十全大补汤之间。4日前突然发烧,体温38.5℃,致病情迅速恶化,每次吃饭前必须加注一次新斯的明,否则不能坚持将饭顺利吃下。因虑其呼吸肌麻痹而致衰竭,已准备向外院借用铁肺备急。由于体温持续上升,病情难以控制,遂请全院老大夫共同会诊。

病人面色萎黄,形体消瘦,精神不振,舌胖苔白糙老且干,两脉虚濡而数,按之细弦且数,自述心烦梦多,小溲色黄,大便两日未行,身热颇壮,体温39.4℃,已从协和医院借来铁肺准备抢救。会诊时,诸医皆日;气血大虚,必须甘温以除大热。赵师问曰;前服参、芪、桂、附诸药皆甘温也,何其不见效?诸医又曰:原方力量太小,应增加剂量。赵师曰:个人看法,虽属虚人,也能生实病,此所说实病,包括新感病、传染病或其它实证。为慎重起见,先请经治医生用冰箱冷水步少与之黯果病人非常喜饮,又多给了一些,病人仍想多喝,将一杯(约300毫升)喝完,病人说:“我还想喝”,遂又给约300毫升。饮毕自觉头身有小汗出,心情愉快,即时安睡。赵师曰:病人素体气血不足,用甘温补中,本属对证。但目前非本虚为主,乃标热为主,暮春患此,当从春温治之。如是虚热,病人何能饮冰水600毫升,且饮后小汗出而入睡?根据其舌胖苔白糙老且干,两脉虚濡而数,按之细弦且数,心烦梦多,溲黄便秘,断定是阳明气分之热,故改用白虎汤。

生石膏25克,生甘草10克,知母10克,粳米60克,煎100毫升,分两次服,一付

昨服白虎汤后,夜间汗出身热已退,体温37℃,两脉虚濡而滑,按之细弱,弦数之象已无。病人今日精神甚佳,食欲亦增,心烦减而夜寐甚安,大便已通,小溲甚畅,舌胖苔已滑润,改用甘寒生津益气方法,以善其后。

生石膏12克,沙参10克,麦门冬10克,生甘草10克,知母3克,一付

药后体温36.5℃,精神益佳,食眠均安。脉象濡软,舌胖质淡红苔薄白且润,余热尽退。已无复燃之虞。仍由经治大夫按原治疗方案治疗原发病可也。

:病有标本,宿疾为本,新病为标。宿疾虽虚,新病未必亦虚,反之亦然。故不可一例而视之。虽是虚人,亦可患实证。此患者素服八珍汤、十全大补汤等甘温之剂,此治其重症肌无力,原属对症。然其暮春患感,陡然高烧,脉舌症皆显热象,岂可以虚热对待。虽前贤有甘温除大热之法,然其可治内伤虚热,不能退外感之实热。故虽从医皆日可补,独先生能力排众议,坚请用清。若无定见于胸中,宁不随波逐流以免涉险乎?其用冷水试饮一法,又见诊断之细致入微。如果系实热,则必喜冷饮,若属虚热,则必不喜冷饮。以此法试之,虚实立判。故诊为阳明白虎证,投以白虎汤原方,立见功效。昔薛立斋氏尝以口唇冷热为判定寒热真假之标志,信非虚言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