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性腮腺炎

健康新知

张某某,女,40岁

从七月八日高烧发烧,微有寒热,咽徽痛,两边腮腺作痛。由于工作忙,未能登时到卫生院医治,七月十二十二十四日曾性格很顽强在大喜大悲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安宫牛黄丸二丸,并注射消炎针剂。自十一日始,面目周身浮肿,头疼吐血孙便短少,头晕浑身酸痛,已不能够旋转,曾化验小便,无差别常开采。风温蕴热在肺卫,发为寒热头痛,本当疏和宣化,今反误服安宫牛黄丸寒凉之品,卫气不宣,湿邪遏阻,三焦不通,故面目一身浮肿。热郁于内,不得外解,故两边腮腺疼痛加剧。

胸阳为湿邪所遏,气机为寒凉抑郁,必需用辛宣以开其郁,活络兼祛其湿,防其增重。

苏叶梗各6克,淡豆豉10克,荆穗炭10克,防风6克,杏仁10克,地文曲10克,草蔻3克,黄芩6克,大腹皮6克,三付

前药服后,遍体汗出,身热疼痛及全身疼痛皆解,面目四肢浮肿渐消,今晨体温已基本正常,舌苔白腻滑润已化,舌质红势亦浅,两脉已从沉涩带弦转为滑数,且力渐增。伤者自述药后肿、满、闷堵及寒热头晕皆愈,然右腮部肿痛,扪之有核如胡桃大。此湿郁蕴热,郁阻少阳络脉,改用宣阳和络,转枢少阳方法。并嘱热敷两侧腮腺,天天早午晚各30分钟。

荆穗炭10克,防风6克,柴胡6克,夏枯草10克,旋覆花10克,枇杷叶15克,杏仁10克,前胡6克,渐贝母10克,黄芩10克,焦山楂10克,二付

病人自述前药一剂后,右腮明显红肿,延及耳前后及面部,其势较重,因医务职员曾嘱告:“药后肿势大作”,故病者及亲属未有发急,仍性格很顽强在千难万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第二剂药,每早、午、昨各热敷30分钟。八月24

日仍服前药,继续热敷。十月20日两腮及面部肿势全消,诸症皆去。静卧安歇两日,恢复经常,上班工作。

:此为痄腮误治案。痒腮一证本属外感风热邪毒,与体内蕴热相合,郁而不得宣泄,故发为肿胀疼痛。治当宣疏散邪。而前医竟投安宫牛黄寒凉之剂,致冰伏其邪,气机被郁,三焦不畅,则为高烧短气,一身面目皆肿。此皆过用寒凉,火郁于内所致澈冶用辛散疏化方法,以解其郁而散其邪。药后得汗,邪随汗泄,立即轻易。二诊改用宣阳和络法,并辅以热敷患部,并预示知肿当加甚。其结局如其言。热敷以助通络,内外合治,促其未有。此与现代军事学之冷敷法正相反,其理颇深。热敷后可以知道肿胀愈甚,宣预先告知病者,防止惊惧。然若无此经验,且不明其理者,未必敢用之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